亚洲城

weixin

造价监管

当前位置 :亚洲城 > 造价监管 > 造价咨询企业 >

亚洲城:记南召县审计局工程造价师王峰:不忘

作者: 亚洲城 时间: 2019-02-15 19:48 点击:

  亚洲城不求名利,他成为南召审计的行业标杆;辨别荣辱,他获得了“审计铁兵”的荣誉称号;厘清公私,他成全了公私不误的“走心暖爸”。

  他就是南召县审计局工程造价师王峰。看起来像邻居大哥的王峰,填补了南召固定投资审计的一项空白。

  2009年至2017年,他从事政府投资项目竣工决算审计,一身正气、一丝不苟、一尘不染,敢当公共资金的“看门人”,用忠诚向党和政府交上满分答卷。7年来,他参与审计项目46个,总额达4.52亿元,审减3829万元,收缴违规资金122万元,节约财政资金3829万元。

  “初心难忘!”50岁的王峰淡淡地说,紧蹙的眉宇之间透露着豁达。他心怀感恩、肩负责任,炼就对党的忠诚品格,锻炼对事业的忠勇精神,成为业务精、作风硬的审计标兵。

  2015年递交入党申请书,2016年参加入党培训,他的新年希望就是“2017年加入中国”。

  接受记者采访,王峰从“忠诚”讲起。出身农家,他打小崇拜父亲——南召县石门乡石门村党支部书记,耳濡目染这位老党员的正气、正义、正直,懂得了“对党要忠,对人要恕”的深意。

  1990年7月,他从焦作煤炭工业学校毕业,被分配到原南召县粮食局建筑公司(今南召诚信建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),从事工程预决算、质量管理等工作。2002年10月,善思好学的王峰通过考试,顺利拿到了造价工程师资格证,成为全县具有此项资格为数不多的一个。

  2009年,处于半失业状态的他,获得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机会。这年8月,谭天德到任南召县审计局局长,按照规定开展投资审计,却没有具备开展此项业务能力的人员。

  机遇“从天而降”,王峰被谭天德“相中”,受聘于县审计局。到2013年2月,拥有“责任之心、感恩之心、仁爱之心”的王峰,通过“绿色通道”成为南召县审计局干部,找到实现抱负、竭尽忠诚的人生舞台。

  对于这些,他并无收获名与利的欣喜,而更深刻地领悟到职业的忠诚,“审计,为财政的每一分钱负责”!

  虽然毕业于焦作煤炭工业学校工民建专业23年,刻苦学习的王峰却精于审计信息化业务,“对付高科技犯罪,苦干加巧干,蛮干没有用”。2009年,他自掏腰包购买软件,“将纸质资料搬到计算机上,借智审计”。很快,全局向他学习,审计效率大大提高。

  人品好,技术好,案件当然好。这是王峰参与的系列优秀案例,折射出他脚踏实地的足迹——

  2009年至2012年,审计13个项目审减工程造价159.8万元,收缴69.2万元;2014年,8个审计项目收缴违规资金17.55万元;2015年,6个项目共审减工程造价1539万元,收缴12万元。

  审减比例最高的,当属2013年县产业集聚区标准化厂房竣工决算审计,总金额5595万元,审减工程造价1171万元,审减率达20%,这个案件被评为市2014年服务发展优秀审计项目。7年来,他参与的市级优秀案件,还有2014年内乡县保障性住房跟踪审计。

  审计南召县社会化汽车站项目竣工决算中,王峰抵制诱惑,不惧恐吓,拿着尺子到工地丈量,审减的土石方量与3年后的第三方测算量高度一致,为此节约资金269.4万元。由此,南召严肃查处了29名违纪违法人员。

  2015年、2016年,他连续两年参与南召县黄洋北路改造工程竣工决算审计,审减总额达1722万元。特别是2016年两个项目属于BT模式,审减工程造价500多万元。被审计者是浩创房地产开发公司,刘红军是项目经理。

  刘红军亲眼见过王峰三伏天在工地现场测量梅花桩点,3米远一个,全长8000多米,“老王堪称十项全能运动员”,测点实、测算精,“打心底敬佩他”。对于隐蔽工程,王峰借休假日去暗访,努力拿到第一手资料,“决不放过一个细节”。

  那天,王峰手里拿着钱匆匆找到分管局办公室的陈峰,声称“来缴电费”。一头雾水的陈峰后来才明白,那个月王峰在单位公用车棚里给电动车充过两次电。

  此事传出,全局同事都为王峰点赞,“受到一次彻底的精神洗礼”,每个人在“公”与“私”之间划了一道醒目的红线。

  当然,大家最感动的,还是王峰从未因“私”而废“公”,从未丢掉“审计铁军”的底线,从未丢掉为人父的仁慈。

  因为,他有一个特殊的家庭:妻子,2006年从县缫丝厂下岗,至今未能再就业;女儿,大四学生,学习中文;儿子,11岁,因脑瘫生活不能自理。

  7年前,有人劝他,“脑瘫儿命不长,扔了算了吧”。王峰直摇脑袋,微微一笑,不悲不喜。

  一头是日益繁重的工作,一头是日渐康复的儿子,王峰像只小船摆渡其间。为了兼顾两头,他在县审计局门口600多米处二姐家安顿下来,一住就是7年。

  同事毕俊丽说,“他总是第一个来,却是最后一个走”,扫地烧水擦栏杆全包下。他俩同处一个办公室,毕俊丽看得真切。

  儿子治病真缺钱,王峰却从未假公济私。有人去他租房处送钱送物,美其名曰“看孩子”。他和家人一概拒绝,“人家敢送,我就敢还回去”。在他看来,这不仅是个违纪违法问题,更是个“我收礼、我坏良心”的道德问题。


亚洲城_亚洲城欢迎您